她永远记得,那个男孩在yAn光下笑着的样子。

    盛夏中骊歌长响,而他与她站在球场的树下,她踩着他的影子,那样靠近,背後手拿着一封摺叠整齐的信,

    紮着的辫子像尾巴一样,和制服上的x花一起在风中摆荡,nV孩的脸已经红到不知是晒的还是被害羞晕染,

    直到她听见他最後一句话,她才缓缓抬起头──

    「是啊,你没听错,我还在等丑小鸭变成天鹅。」他嘴角扬起一抹笑,b骄yAn更灿烂。

    却使她心寒。

    那天,是他们最後一天相见,他们的高中生涯的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