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格妮丝跟着伏斯,随手捡着地上的干柴。他并没有直接回营地,而是向着村庄走去。太阳快落山时,他们终于看到连成一片石头垒起,顶部覆盖着厚厚的海草的房子。农民和渔民们总是跟着太阳生息,太阳升起时劳作,太阳落下时休息,日复一

    伏斯简单交代了伊格妮丝几句,,便躲到了阴影中,他这副模样出现在村民前都不敢想会出现多大的骚动。伊格妮丝用毛巾遮住耳朵,村民们并不像冒险者们那样对不同人种的外貌差异十分敏感,只要如此村民们就不会发觉她的身份。她走向了渔民们忙碌的港湾,热情地打起招呼来。

    渔民们对于冒险者没有什么好印象,在他们的认识中,冒险者就是一群给钱什么都干的毫无底线的人,他们甚至有些人会在缺钱的时候摇身一变为劫匪,在通缉令发布后让同伙把自己抓了交公领赏,然后自己越狱出来成为更值钱的逃犯。领主告诉他们这些冒险者是发配到这里开荒的,如果碰到冒险者进村抢劫可以去向领主告发。

    然而眼前的这个出水芙蓉般只穿着单衣的美人,实在是让村民们无法联想到无法无天的那些冒险者们。渔民们不由得避开视线,询问着她的来意。日,周而复始。此时此刻,渔民们已经划着小船靠岸,卸下一天的鱼获。

    在得知她只是想要一些海带,粗盐和杂鱼以后,渔民们热情地把这些东西装在桶中,用一根扁担挑起来,亲自放到伊格妮丝那单薄的肩膀上。

    “大闺女,这些不会太重吧,你能挑回去吗?”渔民不禁问道。

    伊格妮丝回了他一个明媚的笑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回道:“放心吧大叔,我结实着呢!”便在渔民们的注视下,挑着担子走上了回营地的小路。走出一段距离,离开了村民的视线范围后,伏斯悄无声息地从背后拍了伊格妮丝一下,吓得她轻叫一声。伏斯让她放下担子,翻了翻桶里的收获,他从其中捞出一条大鱼,不由得感叹道:“在人类眼里你就那么有魅力吗,这种尺寸的大鱼都直接送你了,真是罪恶。”

    伊格妮丝得意地解下了毛巾,任凭海风吹拂自己的银发,夕阳为她勾勒出金色的轮廓,她笑道:“你啊,真是有眼无珠!”伏斯笑着摇了摇头,挑起扁担,伊格妮丝的心情不错,随手捡起一根树枝,在他前面优哉游哉的溜达着,用树枝抽打着路边的杂草。

    回到营地,伏斯掏出了一些洋葱大蒜,并把一把菜刀交给伊格妮丝让她备料。架起炉子,在里面填满柴火。伊格妮丝点火,伏斯深吸一大口气,整个胸腔都因其膨胀起来,然后尽力呼出,炉膛里立刻燃起大火,窜出了炉台。伊格妮丝不由得惊叹起伏斯惊人的肺活量,她想起了自己以前读过的文献上有提到过龙裔的体内不止一对肺,还有平时折叠起来的气囊,吸满气的时候更多的气体便会储存在气囊中,这带给了龙裔极其强大的憋气能力。

    伏斯放上一口保养的很好的锅,这种形制的锅伊格妮丝从来没见到过,既不像煎炸用的平底锅也不像炖煮用的深口锅,更像是介于两者之间,半球形带把手的浅口模样。伏斯从帐篷里拿出各种瓶瓶罐罐和厨具,准备烹饪。

    他从一个罐子里挖出一块白花花的凝固了的动物油脂,放入锅中不断滑动,直到全部融化并均匀涂抹在锅中,烧到锅里冒烟时把鱼顺着锅边溜进去。锅里瞬时噪声大作,油星四溅,吓得伊格妮丝连连躲避。伏斯小心地翻动着,让鱼的两面煎至焦黄的同时下入伊格妮丝切好的配料,一起煎炒。

    差不多了以后,伏斯顺着锅边淋入白兰地和伊格妮丝从没见过的一种深色酱料,顿时酒香四溢,添水盖上盖,便可以等待开饭了。趁着这个功夫,伏斯搭起绳子,把海带,抹上盐处理好的海鱼挂在通风,阴凉的地方。然后,把小鱼和大量粗盐混合起来,找个罐子放进去压实,仔细封口放在营地中温暖的地方。

    干完这些,天色已经渐黑,只有炉火一闪一闪着照亮着周围,炖鱼的火候也差不多了,他转过身来。伊格妮丝早就凑在锅边,贪婪地闻着香味,伏斯挑起一盏油灯,掀开锅盖,顿时香气四溢,甚至勾引的其他正在休息的冒险者们也不由得探出头来。伏斯撒上一把粗盐,大火收汤,红棕色的汤汁裹满了鱼身,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大功告成!

    伊格妮丝早已端着自己的碗在旁边翘首以盼,伏斯捞起半条鱼放在她的碗中,接着舀上一大勺汤浇在其上。伊格妮丝已经等不及了,马上用勺子切下一块鱼肉,再舀上一小勺汤汁在一起,伏斯打趣道:“可别再烫着了!”伊格妮丝不满地瞥了他一眼,嘟起嘴连吹几口气,然后大口含下。香气顿时在整个口腔中蔓延开来,直冲鼻腔,汤汁咸鲜香醇,是她从来没尝过的一种滋味,鱼肉炖的极其软烂入味,滑嫩至极,舌尖轻轻一抿,便散开来,顿时油香四溢。

    伏斯递过来一块面包,伊格妮丝把面包泡在里面,让原本干硬粗糙的面包吸满汤汁,然后挖下一块鱼肉盖在上面,满足地一口吞下,闭上眼享受着。伏斯看到她如此喜欢,便也放下心来,开始享用属于自己的部分。在一阵狼吞虎咽后,伊格妮丝连最基本的淑女礼仪也没顾上,贪婪地舔干净了碗,躺在草地上打了个饱嗝。

    月亮挂上枝头,群星闪耀,伏斯把油灯掐灭,任由月光与星光洒满地面。他拿出纸墨坐在伊格妮丝身旁,书写着什么。伊格妮丝好奇地坐起身来,探过头来看向纸上的内容。只见伏斯边写边画,将密林中的环境,他们遇见的生物及其行为特征和生活习惯,战斗方式,已经探明的路线和那座未知的破碎之塔全部详细地通过帝国文和简笔画详细描述勾绘出来。伊格妮丝不得不再次惊讶起伏斯那与令人惊恐的外表形成极大反差的惊人的知识储备与精湛的速写功底,这使得她不得不问道:“你之前都在干什么啊,怎么会到这里的?”伏斯转头盯着伊格妮丝那被修长浓密的睫毛半掩住的深色的眼眸,似乎想从其中挖出点什么,伊格妮丝却也不打怵,反过来死死盯着他。两人就这么盯着,一会儿,伏斯大笑一声,接着说道:“看来我们需要先建立信任,那就回答问题开始吧。”伊格妮丝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伸出一根手指戳着伏斯道:“但我要先问你,你是为什么来这里的?”

    “好,好。”伏斯笑道。他望向天空,说道:“领主的弟弟曾经恰好与我曾经同事过一段时间,便推荐我前来当顾问。”

    领主的同事?据伊格妮丝所知,这座岛的领主在受封之前,一直在王都内作为亲信辅佐着皇帝,管理着帝国的外贸朝贡,至于他的弟弟,她并没有印象,因此她无法得出更进一步的结论。

    “轮到我了,你为什么要来这里?”伏斯问道。

    伊格妮丝长叹一口气,说道:“老师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发现了地下城,他自己又忙不开,于是一脚给我踢了过来,要我带着足够的新发现回去,也从没想过我是个战斗经验掰着手指头都数得过来的书呆子!”说到这里,伊格妮丝气的一把拔起一束杂草,使劲地蹂躏着,仿佛这就是她那个不通人情,稀奇古怪的老师一样。发泄完心中的怨气后,她抬头接着问道:“你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