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的yAn光特别的轻缓暖融,方宜歆原以为自己会就这样睡着。记得曾今听国小的老师抱怨过,说,现在的孩子没有学习的心思,上课都在睡觉。他想,这可不是吗,睡觉可b上课轻松有趣多了,尤其是理科,不过数学例外。

    因为他们班的数学老师是黎晋。

    黎老师的教学相对没那麽Si板,也只是相对而言。方宜歆数学不好在班上可谓是人尽皆知,起源於一场尴尬的误会。没人愿意提起不堪的旧事,那荒唐的巧合可差点让他犹如过街老鼠般的畸形Ai恋曝於大众底下,那般公开处刑的质问让裂出大口的旧伤鲜血淋漓。

    不愿被提起的除了这事,还有他垫底的数学成绩。

    像他这次理科的段考成绩,岂是一个惨字了得。黑板上密密麻麻的物理公式令人昏昏yu睡,几乎占了整个黑板的那道加速度的难题,由老师不是很高兴的语气听得出来,这题本不该自然组只有不到五个人答对。

    「喂!方宜歆,借一下数卷。」同桌赵恺用手肘顶了一下他的手臂。

    他从朦朦胧胧当中清醒。

    「g嘛……?」

    「对、答、案!」赵恺用口型提示。

    下一节是黎晋的数学课,届时会公布段考的画卡成绩,现在对的答案是学校在考试後让学生自行核对的纸本考卷。

    只要想到黎老师早就知道他这次数学考得有多凄惨,他现在可没一点睡觉的心思。只是一心想证明自己并非没有长处,雄孔雀都会开屏大显特长了,在心仪的人面前总是得拿出点可见的优点,殷切盼望哪点能入了对方的眼,他恨不得黎老师的眼里只有他,而不只是自己的优秀,虽然他现在的数学成绩根本与优秀沾不上边,更别说是自己了。况且也不能辜负了老师专程的课後辅导。

    可是名义上的课後辅导,实际的心志考验,方宜歆却一点思绪都没有放在数学上,全都拿来遏止自己几乎快要爆炸的心脏了。

    方宜歆的妈妈是黎晋大几届的学姊,在一次的毕业生访问作业时恰巧联络上了,年龄差了几个代G0u,相处得不错,算是忘年交。

    也正是因为是相熟的好友,他妈妈也才放心地麻烦黎晋帮她儿子好好补习功课,但她却不清楚自己儿子并没有把心思放在功课上。

    53大大的红字明显的标在试卷右上角,方宜歆叹了口气,想着下堂课後辅导时该如何向老师解释。

    「哇!方宜歆你考得这麽惨阿!」赵恺拿到考卷大声嚷嚷。

    「啪!」前桌的张用卷起的作业簿敲了赵恺的脑袋。

    「就你数学厉害!别人几分关你P事!」张佯装发怒。

    「方宜歆你别难过啊!你看我也没及格。」

    「谢谢你啊!我没事的。」他只是烦恼有甚麽合理的理由解释自己惨澹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