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德的小说天地>科幻灵异>哑巴的劫难 > 第一章 村里的那个哑巴
    哑巴并不姓李,可从出生起就一直活在李家村里,也一直以为他会跟他爹一样在这里娶妻终老。

    他爹就是个老实本分的农民,娘却是不知哪里来的流民,生下他後没多久又消失不见。村里人谣传他娘那张脸一看就不是个安份守己的,肯定是跟着哪个野汉跑了。

    哑巴越长是越像他娘,这让他从小就倍受村里孩子们的欺负——谁叫他有那样一个不要脸跟人跑了的娘呢。

    幸好不是个女娃,老人们看着小小的哑巴那张以男娃来讲过於漂亮的脸,总在背後这样说。

    哑巴不小心听到过好几次村里人的话,可也没搞懂为什麽男娃可以女娃就不行。搞不懂就搞不懂吧,对哑巴来说最重要的是自家的田要播种要浇水。

    他娘跑了後他爹也没再娶,就守着哑巴过日子。

    那时候哑巴还不叫哑巴,他有自己的名,一直到他长到3岁多还没开口说过话,所有人才知道他天生是个哑巴。

    造孽啊……哑巴小时候他爹常这样摸着他的头叹气,看着小小的哑巴懵懂又清澈的眼,却没跟他解释什麽。

    父子俩都不是什麽懒人,虽然一直穷巴巴的,却也是顺顺当当把日子过下去了。

    他爹直到把哑巴养到了14岁,才在一场大病下撒手人寰,从那之後就没有人叫过哑巴的名字。村里人提到他就是「哑巴」、「哑巴」这样叫,久了,就更没人记得哑巴真正的名叫什麽。

    家里祖上传下的田地并不多,每日辛勤劳动在缴了赋税後,留下的粮食也就堪堪够口饭吃,当初他爹会讨他娘做媳妇也是因为穷,村里的小娘子们哪看得上他爹这种人。

    从两个人变成一个人过日子,虽然苦了些,哑巴也总算是长到了18岁,小时候那张雌雄难辨的漂亮脸蛋长大後倒是有了几分英气,可跟李家村其他人比,还是俊秀得不像个种田的。那张皮啊是晒也晒不黑,虽然没白得像豆腐那般嫩,可却像是成熟的大麦一般色泽。哪像村子里其他人,往田里一站,黑得像木炭似地。

    虽然他家仍是穷,可小娘子冲着那张脸,偏爱向他招呼。

    每次听到小娘子们笑着唤他「哑巴」,哑巴就红了脸,点了点头快步走过再不敢多看一眼。

    这几年老天爷赏脸,收成不错,要是能再多攥点钱,够他讨个媳妇,再生几个小子……这就是哑巴对未来最大的愿望了。

    李承业听着自己老娘叨叨絮絮的抱怨,只觉得头都要炸了。

    他平时在镇上读书,半个月才能回家一趟,没想到这趟回来才刚回来,就被逮着听他娘叨念他弟。

    「娘,您说小弟他怎麽了?」揉了揉了自己太阳穴,李成业温声问。

    「怎麽了,还能怎麽了,这兔崽子这些天不知道中了什麽邪,没事尽往外跑,总不见人影,也不知道上哪鬼混去了。你说他这副德性我怎麽好意思给他讨媳妇?村子里哪家姑娘愿意嫁?」提到那不省心的玩意,李氏就没好气。

    就算他们家在这一带已经算是数一数二的富贵人家——不然也供不起老二去私塾——可哪家姑娘嫁人不是想把日子过好,一个担不起家的男人可娶不到好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