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恬正穿着睡衣趴在主卧深灰sE的大床上复习通用语,忽然听到身后门咔哒一声合上的声音,她不理,支着下颌皱眉闭眼背诵了一条关于历史的知识。将将磕绊地背完,就感觉一双大手顺着脊背来到腰肢,流连在腰侧的软r0U上不轻不重地捏。

    “哎呀,g什么呀,痒……”秦恬向下捉住作乱的手指,视线没离开智脑屏,口中念念有词:2022年,联邦首次研发专供JiNg神网链接的星舰,先驱人员开始代表全人类进行星际航行……联邦、联邦……

    “不是有话和我说吗,嗯?”卡特纳捏捏她的手指,单膝跪ShAnG侧弯腰把秦恬捞过来,在她耳垂留下几个吻。

    秦恬于是抱着卡特纳JiNg瘦的腰,顺着力道坐了起来,仰头看着他,有些犹豫地问哥哥呢?

    卡特纳也坐下,靠着床头又把秦恬带到x膛前,嗅着她的秀发喟叹地说他回去了。

    秦恬于是r0U眼可见地松了口气,为表严肃,她神情郑重,翻身跨过卡特纳的腰,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尽管她这个样子非常可Ai,卡特纳还是选择好好听她说什么,也抬起湛蓝的眼眸一言不发地看向秦恬,等她开口。

    “我的通用语还不太好,如果逻辑、语序有什么不对的话你提醒我一下……”秦恬不太确定的皱眉,得到卡特纳的点头后她深x1一口气,开始娓娓道来……

    表达“穿越”一词b她想得困难得多。这里没有类似的概念,她也不知道怎么代替,只能把它叙述成“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到这来了。”此外,她还说明了两个世界的历史进程完全不同,她本人在过往二十年里完全是个极度普通的人,对这种事情只能说很不可思议……

    一通乱七八糟的表述下来,她终于呼出郁在喉头的一GU气,说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然后歪头疑惑地看向卡特纳等他问更多细节。

    卡特纳一直静静地听她说,坚毅沉稳的脸庞给人一种无形的信服力,过去秦恬会被他眼里纯粹的寒冰般的气质吓到不敢对视,现在却意识到他其实有着十分温柔的内里,尽量忽视他骇人的眼神,如果她皱眉头,他还会努力收敛点里面的恐吓气息。

    现在,他却眯起了眼眸,开口问的第一件事却是:

    “你还只有二十岁?”

    忐忑的情绪像做了过山车一样,秦恬好笑地松开绷起的身T,坐在他的大腿上不自觉地移开视线拽着衣角。

    “是啊,只有二十岁,本来还在上大学呢。”她陷入一丝沉重的回忆,不一会儿又状似如释重负地说:“不过也好,不用准备考试啦。”

    卡特纳适时把她拢进臂弯里,一下一下地顺过她的脊背安抚她——他又看出了她的脆弱和难过啊,秦恬想到,有些伤心地撅起嘴,但是很快平复好心情。她意识到另一件事,从他坚实有力的臂弯里抬头g巴巴地问他:

    “你相信我的来历啊……我自己都觉得很荒谬呢。”

    卡特纳的手一顿,又很快继续顺毛。他沉稳磁X的嗓音终于传来:

    “确实很荒谬……”他惜字如金,秦恬想听他说说又为什么会相信,他却抿唇不开口了,只是沉默地摇摇头。

    见他这样无趣,整场对话也没她预想中的那样胆战心惊,秦恬便闲适地窝在他怀里用纤巧的食指一下下戳他制服上的勋章,无所事事地娱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