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声叩响,门应声启。

    给开门的是蓟世遗,门被拉开,站位最前的是个黑发凌乱,看上去忙得焦头烂额的男人,约莫一米八出头,挺正直的面相。在其之後,两三只小猫顶着不好意思的神情偷觑他们包厢里边,旁儿还站了个nV孩子,脸上有未涸的泪痕,一cH0U一cH0U地小声啜泣。

    所有人见着都眼生,但那个nV孩子的哭声,一x1气风烟就知道是谁,没有被顺平的毛这会子又静电般让人哭得都竖起来,张爪舞动的恶劣心情蓬B0感染包厢氛围,她冷冷淡淡地看,在前排打头阵的吕正英忽然就悔了接下这烂摊子。

    他吃饱了撑着来管别人闲事的?唉。

    十分钟前,浮居花苑越发响亮的哭泣隐约都能透过玻璃门传至柜台,吕正英刚到店里来,想找今日坐镇的许负,绕了一圈没找着,又听见花苑里有怪声,索X卷袖进去察看——一看不得了,他的合夥人被一个小姑娘挡在了中央亭子,哭得极其可怜,断断续续诉着她其实挺好的,能不能就一次机会试试看。

    吕正英前脚踏进苑里许负的眼神便投过来,在远处听了两分钟热闹後,他才想若无其事地退出去,就让许负喊来当苦力。前因後果是厘清了,小姑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吕正英看不下去,cH0U几张面纸给她擤着,听完她怨了几句许负,突然觉得挺对不起刚才来逛花苑的nV生,人家是来吃饭的,不经意还让她迁怒算了进去,怎麽样也该去赔个不是,聊表歉意。

    她原想许负陪着,但许负哪样的人他不知道,找了个在柜台的服务员问过以後把这个nV孩外加她的小尾巴们交予他,只身匿进上层专用的休息室里,理由都不编一个。

    吕正英无奈,却以无b熟练的姿势领着姑娘们轻叩风烟他们包厢的门。说实话,这些无谓的礼数可能风烟他们未必会在意,可捱不过她们坚持,仍是提溜着几人过去。

    为首的那nV孩打了个哭嗝,小心翼翼抬眸,焦点循到风烟身上。

    她结巴着道歉:「我,对不起……不应,应该拿你做b较……」

    「我刚才冲动了,不是故意的,抱歉。」

    nV孩瞠着眼瞧她,看得她盈出来的泪水都要乾了,她又一扁嘴,泣道:「可是许负说其他人谁都行,所以她也行,明明这个姐姐年纪大……」

    风云陡变在一瞬间,风烟这当事人的恶意蓬B0忽就长成了不好哄的臭脾气,另,带着群小尾巴寻人的头头吕正英是一阵窒息,他惊愕难平地瞪往nV孩,全然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麽。

    懒洋洋在後面搭着沙发笑破肚皮的是张鸣生,一个包厢又是哭又是笑的,找准致命点挑起风烟想略施小惩的神经,她直gg看向吕正英,嘴里吐出的几个字浸透凉气:「许负是谁?还没走远吧,让他来。」

    张鸣生:「你说你长得也没有夜叉可怖,怎麽就招小nV孩儿哭了呢。」

    风烟气笑两声,心道或许人小姑娘就是怵辈份大的人,她是「姐姐」嘛。

    她坐回位置上,颀长的腿相交叠,眯眸打量包间里缩成鹌鹑不敢再吭的几个nV孩子,吕正英去带人了,厢房除她仨朋友,余的都是nV孩那夥的,冷气嗖嗖像箭一样朝外冒,是风烟刻意为之。

    这麽点小事本不值她动气,其实她也不生气的,只是不知怎麽,看这些个妹妹们想致歉却多说多错,兴起想捉弄捉弄她们的心思。

    说穿不过她闲了想找事儿做,这不就碰上撞枪口上的吗?多便宜的买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哪,妹妹,你那个许负有多好啊,」她起了头,「我没见过,不知道他哪里好,你挺喜欢他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