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德的小说天地>都市青春>痴逆 > 《楔子》
    《文案》

    泛月悠悠桃红酒,清祀纷纷烟锋洲,孤将笑傲征天下,佳人风华绕指柔。

    十年之情,五年的熟稔,三年的迷恋,两年的疯狂,一年的依存;如何执着,如此执念。

    兄弟之谊B0德无妨,怎能谈上天地1UN1I、伤风败朝。

    《楔子》

    盛朝,百姓安逸,将士安存,官人安定,只惜於,当代君王佝偻躯T,白丝如雪,彷佛下一刻便安息。

    「儿啊……想必你都知道……咳、咳唔……」

    「爹!」一名少年见老者霎地呛咳出刺眼的嫣红,吓得赶紧奔向床边跪下察看,并转首对着身後错愕的众人怒吼:「还不去请大夫来?」语罢,回过头颤着手轻柔的顺着自身父亲的x口,毫不避讳沾染鲜血在自己净白的手掌。

    不久,一声高喊响起:「大皇子,大夫来了!」一名nV婢急促的踩着步伐来到龙房,而身後跟着的并非曾经熟悉的叔辈,而是有着健壮身躯的青年。

    「你……」少年握着父亲的手,警惕地看着来者,而对方只是瞥一眼,点头道:「再不让开就没救了。」青年说完便望向犹豫着挪移至旁边的少年,得到应有的空间时青年几不可见的扬了扬唇角,便矮下身开始为苟延残喘的君皇把脉。

    「大夫,我爹他……」少年眨着乌黑的大眼,坚毅地看着青年问道。

    而青年充耳不闻的继续手边的工作,就在少年没有耐心yu再次开口时,青年先投下了震撼弹:「经脉虚弱,近无脉搏,已不得……」後语无须言毕众人便已了然,有些承受不了事实的婢nV已默默啜泣着。

    那是引领他们多年以来的仁君啊!如此仁慈和蔼之人也逃不过一Si,而大皇子也不过总角之龄,怎能统整天下?

    「都出去,我和我爹要谈谈旧。」少年纤手一挥,下人们便安静整齐的离去,直到偌大的房只剩下父子两人。

    「爹……」少年不安的看向闭上双眼像似随时都会离开自己的父亲,说出来的话不免颤栗。

    「儿啊……我也不多说了……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吧?咳、咳……」见又一次脏W了的嘴角,少年伸出手指轻轻抹去,淡问:「知道什麽?」

    「你有个皇弟,年纪和你差距不大……因为很多原因他在洛yAn成长……不久便与你相认……」「我有弟弟?」少年纯真的眨眨眼睛,深邃的眸子闪烁着期待的光,「父皇,那麽弟弟哪时候会来呢?」少年像是忘记了老者的病痛,整个身子趴在对方身上等待答覆。

    而对方毫无知觉的放任,噙着笑道:「咳……你答应爹,以後要好好和他相处……」语毕,老者嘴角g起的弧度像是做了一个美梦,而这一场梦将持续到永远。

    仍沉浸在即将拥有同伴的少年无知的答应,直到自己得不到回应这才恍然的哭喊起来,不小的悲恸引来了下人以及在外待命的大夫。

    那年朝盛,百姓无一沦落饥饿,将士各个JiNg忠报国,官人诚心谏言,唯一惋惜,仁君已逝。